平庸的人演老三国成名,该不该让孩子看新

正在热播的新版《三国》吸引了许多市民的观看与讨论。近日,市民刘女士拨打本报热线电话说,《三国》电视剧里面许多情节、对白与原着不符,她担心看电视剧会误导孩子。

新版电视剧《三国演义》开播后,各方质疑抨击相当凌乱,有质疑台词的,有质疑演员的,也有质疑编剧对剧情的安排的。然而,严谨的历史学家昨天在接受本报专访时坦言,新版《三国演义》招致的所有不满,其实都源于制片方的一种矛盾心态——一方面,他们迫切地想与1994年的老版拉开距离,而另一方面,他们显然又并不知道如何以新手法赢得观众。于是,连专家也不免再一次发问:翻拍经典作品的意义究竟何在?

三国士大夫如何说话?

刘女士告诉记者,原来儿子不知道谁是曹操、吕布、诸葛亮,《三国》电视剧的热播让儿子认识了他们,为此她还特地购买了少儿版的名着书籍,儿子边看电视,边看书,还不时向大人提问。但有一集中曹操竟说出“我爱死他了”的现代词语对白,让刘女士对名着翻拍产生了质疑。

三国士大夫如何说话?

为了与老版拉开距离,新版《三国演义》可谓煞费苦心,一个最显而易见的改变是,老版采取的半文半白的台词,引用原着处还用字幕打出,以示严谨,而新版却完全使用白话文对白。曹阿瞒变成了“曹将军”,“袁绍这个王八蛋”等被讥为“雷人”之语。

名着翻拍剧青少年该不该看?市民看法不同:市民张先生说,翻拍也许会有负面效应,但是起码让“90”后、“00”后知道曹操、诸葛亮是谁。家住工业路的朱先生说,借经典来谋利,是一种对古代经典名着的亵渎,这样的电视剧青少年应该尽量不看。“80”后魏小姐告诉记者,翻拍名着能让越来越多的人重新捧起原着静静品读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为了与老版拉开距离,新版《三国演义》可谓煞费苦心,一个最显而易见的改变是,老版采取的半文半白的台词,引用原着处还用字幕打出,以示严谨,而新版却完全使用白话文对白。曹阿瞒变成了“曹将军”,“袁绍这个王八蛋”等被讥为“雷人”之语。

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陈江昨天对本报说,他在新版《三国演义》中看到了电影《赤壁》的影子。《赤壁》俨然成了一部喜剧片,就是因为说了太多白话。当羽扇纶巾的诸葛亮满口“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不冷静”时,想不笑都难。“我觉得《三国演义》制作方并没有把握受众心理,他们以为通篇使用口语,便会获得观众好感,其实观众认为只有文绉绉说话的才像古人。而且使用半文半白,也让观众容易进入历史情境。”

南阳师范学院文学院副教授、着名影视评论家万年春说,文学名着是一种经典,是传统文化的体现和传承,文学名着的改编尤其是重拍的电视剧,带动的是即时式快餐式文化娱乐,不承担文化意蕴的深刻含义。为此,万年春建议,家长可以在孩子看历史电视剧的时候,从一些历史人物和情节的真假是非,激发、引导孩子去翻阅与此相关的历史或文学书籍,既扩大了他们的知识面,又培养了他们的质疑精神。

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陈江昨天对本报说,他在新版《三国演义》中看到了电影《赤壁》的影子。《赤壁》俨然成了一部喜剧片,就是因为说了太多白话。当羽扇纶巾的诸葛亮满口“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不冷静”时,想不笑都难。“我觉得《三国演义》制作方并没有把握受众心理,他们以为通篇使用口语,便会获得观众好感,其实观众认为只有文绉绉说话的才像古人。而且使用半文半白,也让观众容易进入历史情境。”

那么,历史上三国的士大夫们究竟是怎么说话的?陈江说,历史学界的共识是,古人说话确实要比文字更白话一点。而且士大夫们,也就是高级知识分子,为了显示身份和等级,说话也确实相当文绉绉。这就是明代的罗贯中在写800多年前的三国故事时,没有使用像《水浒传》那样、当时十分流行的白话,而依然使用半文半白文字的原因。“罗贯中想以此给读者制造一种历史感。”

那么,历史上三国的士大夫们究竟是怎么说话的?陈江说,历史学界的共识是,古人说话确实要比文字更白话一点。而且士大夫们,也就是高级知识分子,为了显示身份和等级,说话也确实相当文绉绉。这就是明代的罗贯中在写800多年前的三国故事时,没有使用像《水浒传》那样、当时十分流行的白话,而依然使用半文半白文字的原因。“罗贯中想以此给读者制造一种历史感。”

避重就轻是否可行?

避重就轻是否可行?

为了与老版拉开距离,新版《三国演义》走了一条避重就轻的冒险之路。最受指责的是,新版中甚至将着名的“桃园结义”故事只用10秒钟就匆匆带过,而新臆造出来的曹操一边小解一边与陈宫对话的一出戏,则用了浓墨重彩。这就是网友所谓的“桃园结义太短不及曹操撒尿”之说。惨遭编剧朱苏进“腰斩”的还有黄巾之乱、十常侍干政、何进引贼入室等罗贯中原着中的精彩内容。

为了与老版拉开距离,新版《三国演义》走了一条避重就轻的冒险之路。最受指责的是,新版中甚至将着名的“桃园结义”故事只用10秒钟就匆匆带过,而新臆造出来的曹操一边小解一边与陈宫对话的一出戏,则用了浓墨重彩。这就是网友所谓的“桃园结义太短不及曹操撒尿”之说。惨遭编剧朱苏进“腰斩”的还有黄巾之乱、十常侍干政、何进引贼入室等罗贯中原着中的精彩内容。

陈江分析朱苏进的心态时说,他的意图很明显,那就是别人讲过的,别人熟悉的,我就不能再讲,而必须独辟蹊径,这样才不会让观众觉得厌倦。可从现在的结果看,删得过分了,观众反而不买账。曹操小解的一景显然没有桃园结义那样抓人眼球。

陈江分析朱苏进的心态时说,他的意图很明显,那就是别人讲过的,别人熟悉的,我就不能再讲,而必须独辟蹊径,这样才不会让观众觉得厌倦。可从现在的结果看,删得过分了,观众反而不买账。曹操小解的一景显然没有桃园结义那样抓人眼球。

说到底,依然是一个受众心理问题。观众看《三国演义》究竟要看什么?陈江告诉本报,由于《三国演义》原着很多人都看过,其中的一些着名故事更是耳熟能详,一点也不陌生,他们既然能抽出时间、耐下性子来看电视剧,就是想满足那些“预设的看法”。现在连熟悉的故事也看不到了,心理满足不了,自然就要发作。

说到底,依然是一个受众心理问题。观众看《三国演义》究竟要看什么?陈江告诉本报,由于《三国演义》原着很多人都看过,其中的一些着名故事更是耳熟能详,一点也不陌生,他们既然能抽出时间、耐下性子来看电视剧,就是想满足那些“预设的看法”。现在连熟悉的故事也看不到了,心理满足不了,自然就要发作。

翻拍经典意义何在?

翻拍经典意义何在?

其实在高希希和朱苏进启动新版《三国演义》,他们就面对这样一个困境,为了体现他们自己的价值,就必须最大限度地拍出新意,为了拍出新意,就必须大幅度地删改原着的主体内容,包括台词和剧情,而这一切是观众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。既然观众不接受,新意也就不能成立,他们自身的价值也就更无从体现。这就是高希希和朱苏进的宿命。

其实在高希希和朱苏进启动新版《三国演义》,他们就面对这样一个困境,为了体现他们自己的价值,就必须最大限度地拍出新意,为了拍出新意,就必须大幅度地删改原着的主体内容,包括台词和剧情,而这一切是观众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。既然观众不接受,新意也就不能成立,他们自身的价值也就更无从体现。这就是高希希和朱苏进的宿命。

于是这就涉及到一个翻拍经典的意义问题。陈江告诉记者,翻拍经典往往是吃力不讨好的,而且这在中外都一样,比如史泰龙的《第一滴血》的第一部和之后几部就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,施瓦辛格的电影也存在同样的问题。至于对一些历史剧的翻拍,翻拍者往往喜欢进入一些现代内容以示区别,其实这只能被认为是画蛇添足。“拍摄历史剧就必须接近原着,如果从一开始就不甘心这么做,那就是心态问题,怀着这样的心态最好别去翻拍,或者另找剧本。否则只能陷入失败的境地。”

于是这就涉及到一个翻拍经典的意义问题。陈江告诉记者,翻拍经典往往是吃力不讨好的,而且这在中外都一样,比如史泰龙的《第一滴血》的第一部和之后几部就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,施瓦辛格的电影也存在同样的问题。至于对一些历史剧的翻拍,翻拍者往往喜欢进入一些现代内容以示区别,其实这只能被认为是画蛇添足。“拍摄历史剧就必须接近原着,如果从一开始就不甘心这么做,那就是心态问题,怀着这样的心态最好别去翻拍,或者另找剧本。否则只能陷入失败的境地。”

本文由118kjcom开奖现场直播发布于118kj开奖现场手机版,转载请注明出处:平庸的人演老三国成名,该不该让孩子看新

相关阅读